AD
 > 游戏 > 正文

乱世奇缘光环之后陈心莹:宋朝历史上的韩世忠与烟花女子梁红玉

[2019-06-13 08:56:37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浊世奇缘光环之后陈心莹:宋朝前史上的韩世忠与焰火女子梁红玉南宋“中兴四将”中,以猛将韩世忠的资格最老,官爵最高,因他治军有方,久经疆场,战功卓着,应该说在军中也最有声威,在声威

浊世奇缘光环之后陈心莹:宋朝前史上的韩世忠与焰火女子梁红玉

南宋“中兴四将”中,以猛将韩世忠的资格最老,官爵最高,因他治军有方,久经疆场,战功卓着,应该说在军中也最有声威,在声威上乃至不输给大名鼎鼎的岳飞。梁红玉,光环之后陈心莹韩世忠的爱妾,生得是闭月羞花,国色天香,却偏偏性情坚毅,胸藏韬略,是位巾帼不让须眉,铁骨铮铮的“女汉子”。史料记载,梁红玉身世将门,其父兄都是北宋徽宗执政时期的武官,因征剿方腊义师晦气,被拘捕坐牢治罪,后以贻误军机罪被诛杀。刚过及笄之年的梁红玉则被发往兵营贬为军妓。后宋军停息方腊起义,在庆功宴上韩、梁相遇,互有好感,惋惜未有时机表达。靖康事故后,韩世忠随宋高宗南撤,机缘恰巧,在镇江遇见了早已艳名远播的艺伎梁红玉,是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,也算老天有意作成一段圆满姻缘。感于韩世忠恩义,梁红玉脱籍后自愿以身相许,嫁与韩世忠作妾。英豪配佳人,谱出一段千古美谈。从此,妇唱夫随,双双活泼于抗击金军的第一线,成为一对令金兵丧魂落魄的铁血抗金最佳“夫妻拍档”。

梁红玉尽管是一位焰火女子,但绝不是“红袖添香”陪老公夜读书的娇滴滴的弱女子,她家是代代将门,自幼习武练拳,颇有点“不爱红装爱装备”的滋味。她常常亲临战场,迎着锋镝箭矢,亲身擂着战鼓鼓励将士们勇敢杀敌。韩世忠配偶的英豪气概不但深得宋军将士们的拥护,就连敌方的金军将卒们也特别敬畏、叹服。

这韩世忠绝非寻常之辈,因家境贫寒,早年就投身军伍,在西北边境和西夏戎行作战。在战场上他一刀一枪的拼命苦干,累积军功从一个小兵被选拔为独立自主的将军,至北宋末年早已是一员久负盛名的勇将了。两宋替换之时,宋高宗赵构还在东躲西藏、四处流浪的逃亡日子里,韩世忠一向忠心耿耿的陪侍左右,为他护驾,期间以铁的手腕决断的停息了护卫亲军的暴乱。因而,韩世忠深得赵构的信赖与依靠,正是这种在危险之时取得的信赖,使韩世忠在未来的年月里,得以顺畅的、毫无掣肘的带出一支威震敌胆的、以他姓名命名的戎行——韩家军。在奉行偃武修文之策的大宋朝,这是极为可贵的一种境遇。或许是在这段流离失所的日子里与赵构结下深重的君臣之谊,比如“鲜血凝成的友谊”一般经得起检测,让韩世忠虽也屡遭疑忌,但总算逃过一次次浩劫,没有像岳飞那样惨遭构陷杀戮,也算是老天护佑光环之后陈心莹,得以善终吧。

史料记载,韩世忠坚决对立宋金议和,乃至比岳飞的表达方式更为直接、剧烈,是一位坚决的主战派。为阻挠议和,韩世忠背注一掷、逼上梁山,派出一位武功高明的刺客刺杀金国和谈使节,因风声走露,金国青鸟使的驻地加强了警戒,杀手一向没有时机下手。虽没暗算成功,但也惊得赵构、秦桧等主和派一身盗汗。在是战是和的问题上,韩世忠从不迷糊,捉住悉数时机陈说自己决一死战的希望与决计,求和心切的赵构心中不悦,屡次呵斥他不识大体,不明白得审时度势。

赵构私下里认为,韩世忠是一个赳赳武夫,没有文明,所以才智不高,不明白得以退为进,圆融变通,只知一味胡来,都是没有读过书惹的祸。韩世忠身世陕西绥德农家,小小年纪便吃粮从戎,的确没读过书,不像岳飞、张浚、刘光世等人墨客带兵,有儒将雅称。但韩世忠决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蛮夫,长时刻的军旅生计养成了他粗中有细的性情,是一位谋勇兼具的人物。武士身世的韩世忠,行事勇敢、说话直白,认准了就做,决不牵丝攀藤。他不大瞧得起读书人,认为百无一用的便是这帮酸不溜丢的陈腐墨客。《宋史·韩世忠传》记载,韩世忠常常以半开打趣的戏谑口吻称手下的幕僚、书办为“子曰”。赵构知道后,劝他不要这样,人家武圣关羽戎马倥偬之余姑且秉烛夜读《春秋》,恶补文明常识,他都知道常识的重要性,况且你老韩!不要小看常识分子,要尊重他们。过了一段时刻,赵构又问起这事,韩世忠答曰:“现已改了,不再讥讽读书人了”。赵构很快乐,认为他知错就改,现已懂得尊重常识分子了。谁知韩世忠话锋一转,大咧咧的说道:“现在俺不叫他们‘子曰’,但叫他们‘萌儿’”。“萌儿”大约便是傻瓜、傻冒儿、天然呆之类的意思。赵构一愣,随之喷饭,对这位口无遮拦的韩大将军百般无奈,也不再吃力奉劝了。

韩世忠尽管不大瞧得起墨客,但打起仗来,可绝不是一个只知道好勇要强、一味胡来的鲁莽汉。他有勇有谋,能巧取绝不硬拼,两宋名将不是浪得虚名,论智、论勇、论力一点也不迷糊。南宋退守江南初期,黄天荡一战,他率8000戎马,将完颜兀术亲率的十几万金军围困在一条狭隘的死河汊里,差一点聚而歼之,创下了一场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。这是南宋立国后与金国南侵戎行打开的第一场恶战,此战,韩世忠那位身世娼妓的美貌娘子梁红玉,亲临第一线,擂鼓助威鼓励将士杀敌勇气,谱出一段传唱千古的战地美谈。这位飒爽英姿的“女汉子”的绝佳体现,让严酷的疆场增添了一丝妩媚、柔性的颜色,”金山战鼓“的传奇故事得以撒播至今。梁红玉撑起了韩家军的半边天,却也是不争的现实。

公元1129年冬季,金军统帅完颜兀术(又叫宗弼),汉人称他为金兀术,亲率十几万大军再次南侵,一举攻破南宋的“行在”临安,这是大宋的国都第2次被金军攻陷。金军大举抄掠一番后,退出临安转战各地,连败宋军,一路烧杀抢掠,所过灰飞湮灭,一片狼藉,后来沾沾自喜的满载战利品北返。为避开宋军以及各地自发安排起来的抗金义勇队的阻截,金军昼夜不休的匆忙赶路,妄图在今日江苏镇江邻近渡江而去。

此刻,官封浙西制署使的韩世忠正受命开赴镇江,担任长江防务。他麾下只需8000名官兵,通过江阴时现已探知金兵的妄图,一向力主抗金的韩世忠,仍然决计冒险一试,以寡击众,拼死阻挠敌人渡江回撤。韩夫人梁红玉也在营中,这位脂粉队里冲出来的女英豪,才智并不肤浅,很是支撑韩世忠的这场豪赌。夫妻二人运筹帷幄,排兵布阵,专等兀术大军自投罗网,在金军渡江时予以丧命一击。这天,正是正月十五元宵节,韩世忠配偶为麻木金军,利诱金人密探,在浙江嘉兴城(古名越州)里张灯结彩,摆出一副喜度佳节、大闹元宵、军民同乐的姿势,私自却人衔枚、马裹蹄连夜赶赴镇江,以逸待劳,抢在金人前面摆好战阵。耸立于长江边上的金山是镇江的制高点,自古便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。韩世忠暗想,金军一定会派人登上金山顶上那座古庙,探问宋军真假,便派出数百战士埋伏在古庙周围,约好鼓声为号,一闻鼓响,合力擒敌。

晚上,公然有五名金人装扮的武士骑马闯入,一声鼓响,伏兵四下里杀出,成果只捉住两人,别的三人一败涂地。详细询问俘虏后得知,逃掉的人中心那个身穿红袍,腰系玉带的人正是金兀术。差一点擒住对方统帅,韩世忠不由有些沮丧,但他随即振作起来,预备以己之长,攻敌之短,一举围歼金军。完颜兀术知道宋军早有预备,决一死战的时刻行将到来,对宋军的战争力他一向心存轻视,与宋人作战金军是有心思优势的。所以他派人给韩世忠下战书,约好时刻,预备决战。韩世忠深知敌强我弱之态势,不敢大意,他勘测地势,做了缜密布置。韩世忠命令用战船封闭江面,不让金军一兵一卒漏网窜逃,水战乃宋军强项,而惯于骑马交兵的金军最怵水战。

战争打响,韩世忠以身作则冲入敌阵,宋军将士呐喊着英勇冲杀,以一当十,气势上竟然不输急于返乡、无心恋战的金军。两边激战正急,梁红玉一身戎装,登上金山高峰擂鼓助威。将士们在以身作则的主将配偶的感化下,特别是听到那了解的战鼓之声,军心大振,人人英勇,个个抢先,横行无忌,将人数大大占优的金军杀得丢盔弃甲、纷繁溃败。这一仗,金军死伤沉重,宋军大获全胜,金兀术知道这次遇见实在的对手了。专横惯了的金军统帅完颜兀术的包围渡江方案幻灭,不得不收兵退避,预备寻机再做计划。完颜兀术见局势晦气,暗生一计,自动派人赴宋营求和,表明乐意将争夺的资产悉数偿还,还赠予韩世忠一匹名马,只求宋军放一条活路,对金人的残酷早已怒发冲冠的韩世忠严词拒绝。兀术没奈何,又不敢再战,只好怏怏引兵退到建康(今南京)东北的黄天荡,困守待援,寻机包围。

黄天荡是一条死河汊,背靠长江,易守难攻。韩世忠苦思破敌之策,想出一条妙计:将战船集结在金山脚下,预备很多的铁钩和铁索,命了解水性的勇士驾御。一旦敌人的船队冲出黄天荡,宋军快船齐出,前后围住敌船,用铁钩钩住金军所乘之舟,再用铁索击沉之。这法子看似简略,但很有用,宋军舟师长于水战,金军几回安排包围均被宋军依此法打败,一时死伤沉重,进退不得,只得缩回去困守死巷。就这样,在黄天荡,两边你来我往,打打停停,对峙了40多天,金军一向冲不出去。十余万金军被困在黄天荡的河汊里动弹不得,啼饥号寒,士气低迷,粮食吃完后只好杀马果腹,终究乃至吃起战死火伴的尸身。兀术束手无策,与部下协商道:“宋人驾船和我等骑马相同灵活自若,在水上交兵咱们占不了一点廉价,诸位想想方法怎么破他?”众将抓耳挠腮,费尽心机苦思破敌之策,半晌才有人答道:“这水上的事,北人不比南人,不如张榜赏格,重赏之下,必有妙计。”兀术深认为然,所以张榜赏格招募能人献技。

公然有两个住在邻近的秀才来到金营献策:有一条叫老鹳河的干枯河道连通长江,只需沿着老鹳河故道挖一条大渠直通江口,这样就能够直达防卫宋军的上游,神不知鬼不觉的渡江回到北方。失望中的完颜兀术如醍醐灌顶,拨云见日一般。他厚赏来人,逐个照办,命战士开凿河道,金武士多力量大,加上逃命心切,一夜之间竟然开凿出一条长达30余里的人工渠。我国向来就不缺“领路党”,也便是俗语所说的奸细,有人说这是传统文明的短板使然;有人认为是绵长的封建独裁导致品格紊乱使然;也有人说是国人一盘散沙、喜爱内斗的劣根尾大不掉;有人说是国人崇奉缺失、重利轻义、自私苟且的赋性使然。总归,这是个沉重的难以绕开的论题,这吊诡现象却一向实在的存在着,成为笼罩在这个陈旧民族身上挥之不去的梦靥、魔咒。通过一番苦战,金军以沉重的价值,冲出了黄天荡,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厄运。金军从建康方向突出重围,打破赶来声援的岳家军的防地,渡过长江难堪不堪地向北方逃去。完颜兀术回望他的伤心肠江南岸,只见万里长江浩浩西来,彼岸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,他长叹一口气,拨转马头,率手下残兵败将们一道烟向北疾驰而去。韩世忠目睹能够将金军困死黄天荡内,却因小奸细的出谋划策而功败垂成,让金军败兵从眼皮子底下溜走,失去了一个能够彻底改变前史的良机。

黄天荡阻击战后,赵构对韩世忠大加奖励,韩世忠光环之后陈心莹成为一位让金人谈之色变、宋人交口称赞的一代名将,成了一块抗金的金字招牌。这一仗,他率8000人打得十几万金军难堪而逃,扭转了南宋小朝廷一味窜逃的颓势,直杀得金人胆寒肝颤,好多年不敢南犯,为南宋草创初期赢得了一段极为名贵的平和安定、安居乐业的时刻,含义非常严重。之后,韩家军又参加过几回大的战争,特别是北伐之役,淬炼成为和岳家军齐名的虎贲之师。但是,功德无量的韩大将军仍然逃不脱被皇帝猜忌的宿命,功高震主的他遭到性情偏狭的赵构的疑忌,被削夺了兵权。被夺权后,韩世忠发现同属“中兴四将”的张浚在军中处处收集自己谋反的依据,那张浚和韩世忠本是儿女亲家,本无冤仇,稍加探问,才知道这背面的指派人竟然是宰相秦桧,再往上推想,韩世忠毛骨悚然。

心中惊怖不安的他绕室徘徊,苦思对策,遽然灵光一现,想出一条保全自己的苦肉计,他连夜来到皇宫求见赵构。见过皇上后,韩世忠跪伏在地,脱下袍服,只见他身上伤痕累累,浑身上下金疮满布,竟无一块好皮肉。他声泪俱下,伸出双手,两只手只剩四根手指,都是在和金人战争时留下的留念。赵构早已不是最初那个四处窜逃的落魄帝王了,此刻的他逐步坐稳帝位,变得心如铁石,不但女性的心思难猜,帝王的心思更是难以揣摩。不知什么原因,韩世忠自导自演的悲情戏好像感染了仅有的观众,赵构的眼睛逐步湿润,或许他有感于最初那位忠心护主的韩将军,或许是被韩将军身上的累累伤痕所震慑,赵构好像有所牵动,他终究仍是网开一面,放了韩世忠一马,没有穷追猛打下去。

此刻的梁红玉,早已不是当年那位和老公并肩战争的巾帼英豪、巾帼英雄了,深受将士们敬爱的她被封为杨国夫人,位置不同,人也变得理性、深重了许多。关于眼前发作的一系列变故,她洞烛幽微,心中明镜似的。面临略显烦躁的韩世忠,她只能长叹一声:“仍是夹起尾巴做人,一尘不染吧”。想当年,黄天荡一战完毕后,梁红玉愤而上奏参劾老公,说韩世忠贻误战机,先胜后败,将垂手而得的胜利果实拱手相送。在楚州时,他亲身补缀军帐,带领将士们拓荒种田光环之后陈心莹,在军中的声威不逊于韩世忠。可现在,敢做敢为的她也只好收敛锐气,韬光养晦,一尘不染了。

岳飞被杀戮后,灰心丧气的韩世忠、梁红玉配偶深居简出,闭门谢客,绝口不谈朝政与军事,也不好任何老部下交游,低沉的恰似与世隔绝。夫妻二人居家十几年,澹泊自若,就像从来没有指挥过千军万马似的。那位看不起读书人,开口闭口“子曰”、“萌儿”的韩大将军,竟然痴迷上了佛家经典、黄老道术,他自号清凉居士,跟和尚道士来往亲近,这何曾不是一种利诱赵构,以求自保的障眼术呢。史料记载,这期间的韩世忠,乃至开端用他那握惯了刀把子的、残缺不全的大手学习填词作诗,比如张飞绣花,吕布穿针,但他偏偏就绣出莲花、穿过针眼。韩世忠创造的诗词拿给那些“子曰”、“萌儿”们看了,听说还写得不错,很有天分,有一种独具匠心的神韵。韩世忠终身不贪财,以往皇上恩赐给他的金钱,他都分给手下的将士们。可现在他却自动问赵构要钱要地,摆出一副惟利是图的土财主容貌,赵构公然放下心来,不再找他的费事。

因韬晦有术,韩世忠好歹保住残生。有史料记载,在西湖之畔,野老牧童们常常看见韩世忠骑着一头瘦驴,后边跟着两个童子,四处寻幽览胜,访仙问道,一副隐逸名士的风姿。每逢风和日丽,人们总能见到梁红玉坐在家门口缝补缀补,饲喂鸡犬。谁能知道,这两位悠哉游哉,慈眉善目的老者曾经是独挡一面的封疆大吏,是见惯了尸横遍野、生生死死的大场面,是两位气吞万里如虎、雄姿英才视如寻常的大角色呢?仅仅不知每逢夜阑人静,配偶二人灯下对坐时,会不会谈起当年那些触目惊心的峥嵘年月?会不会忆起当年那些一同同生共死的兄弟?早已如死灰般安静的心里,恐怕会激起一波又一波的狂澜,一丝久别的热情和愤激充满心田,跌宕起伏,起坐难平。

为您推荐